Menu

他在台湾只身刺杀日本亲王 面对围捕剖腹自杀 炸弹来源就此成谜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30 Click:82

当时的台湾总督府下令所有的报纸禁止对该事件进行报道,全面封锁消息,并在整个基隆,甚至整个台湾动员所有的警察进行了全面搜捕,抓捕那些日本殖民者眼中的“不稳分子”。整个搜捕行动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10月26日方才结束,在此期间无数的台湾百姓惨遭迫害。

大批日本警察赶到之时,郑清水正在竹园向另外两人商讨借旅费。看到大批的日据警察出现后,郑清水扭头便跑进了稻田。郑清水见四周都已经被日据警察包围,知道这次很难脱身了,便自己走出稻田。不等日据警察靠近,便用随身携带的台湾刀自刺腹部,并用力横割,腹破肠出,血流如涌,他就这样端坐在田埂边。

提起针对日本殖民者实施刺杀的义士,我们往往知道的都是安重根、尹奉吉、李奉昌这样的韩国人。但在台湾也曾有一位舍生取义​,只身针对日本亲王实施刺杀,壮烈牺牲的抗日义士,却鲜为人知。

1894年中日爆发甲午战争,战败后的清政府被迫于1895年4月17日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也就是从这一刻起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台湾进入到了黑暗的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尽管清政府将台湾割让给了日本,但台湾人民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抗争从未停息。

日据当局不得不张贴布告,对郑清水进行重金悬赏缉拿。

日据警察发现遗留在现场,包裹炸弹的布包袱一角上有“郑永在”三个字,通过户籍查询发现此人是基隆宜兰郡瑞芳庄金瓜石48番地郑木水家的二儿子。9月29日当天下午19时便将郑永在抓到警察署进行讯问,得知整个爆炸事件是他的哥哥,21岁的郑清水所为。

日本殖民者一方面对亲日派采取所谓的“自治运动”,以撤销台湾设置议会,允许对实施“自治”的州、市、街、庄等各级议员由完全官派改为半选半派,以缓和台湾岛内民众对殖民统治的反抗情绪。日本殖民者利用“自治改革案”的成立与“国防义会”结合在一起粉饰太平。

随即整个基隆的警察全部出动,连夜搜捕郑清水。晚上23时,日据警察接到匿名举报得知,郑清水躲藏在林家老宅内。六名日据警察前往林家老宅进行抓捕。当来到林家老宅讯问得知,郑清水确实躲藏在这里, 日据警察正要进屋进行抓捕时,郑清水手持着一把尖刀一路砍杀夺门而出。当场砍杀了带头的日据警察林陈水,此人身中数刀,刀刀见骨,当场便倒地不起。

这次炸弹爆炸事件,是台湾遭日本占据后前所未有之事,又正好发生在日本两位亲王前后脚离台、来台的关键时期,可兑现捕鱼方案引起了日本殖民者的高度紧张,认为这次爆炸事件就是针对两位日本亲王来台有针对性的刺杀行动。

日据警察因郑清水此前在包围时,曾刀斩日据警察夺门而走,心存戒备一时不敢轻易靠近。远远地将他包围,直到后来派出两名警察慢慢靠近,用长木棍击打,发现郑清水一动不动,也不反抗,才发现他已经自杀了。

9月29日上午11时5分,在基隆日据警察署内突然发生炸弹爆炸,当场炸伤日据警察两名,炸毁警察署部分建筑,引起了基隆全市的恐慌。

就在日本梨本宫亲王刚刚从动身之际,台湾军港基隆发生了一件当时震惊全台的大事件。

时任日本海军元帅、军令部长的伏见宫亲王借着日本海军大演习,与陆军元帅梨本宫亲王先后前往台湾,为所谓的“国防第一线运动”站台助威,还视察了台湾岛内的“自治情况”。伏见宫亲王“视察”完毕后于1934年9月28日离开台湾返回日本。此人前脚刚走,9月29日梨本宫亲王便动身前往台湾“视察”,并准备参加10月1日举行的所谓“台湾国防义会联合会”的成立仪式。

在随后的数日,日据警察又多次获得郑清水藏匿地点的情报,但都扑了个空。全台日据警察出动,搜查了差不多一个月始终都一无所获。只抓获了郑清水的结拜弟兄高金和许南山二人。

随后日据警察赶紧将他送往宜兰医院,此时已经是上午9时,抵达医院后,因流血过多,郑清水于上午10时气绝身亡。日据警察想从他口中获取他炸弹行动详细情况最终未能如愿,郑清水的这次行动受谁指派,炸弹从何而来也就此成谜。

1934年,日本殖民者为了进一步实施侵华战争,在台湾大肆鼓吹“台湾国防是第一线南门锁钥”,要求台湾岛内实施所谓的“官民团结”,以应付1935年至1936年的非常时期。还在台湾岛内各州设立了“国防义会”,引诱台湾民众入会。

这时候恰好遇到廖朝英从外面回家,远远地看到郑清水出现在自己家中,赶紧前往派出所报告。派出所接到报告后,立刻电话向基隆警察局做了报告。当即由基隆警察课长酒井指挥着上百名警察直扑而来。

直到10月28日早晨6时30分左右,郑清水忽然现身基隆下礁溪庄玛伶部落,当时郑清水出现在当地保正廖朝英,因廖不在,郑清水向他母亲请求借给他旅费200块。

当时基隆天降暴雨,整个基隆的日据警察搜查了一夜也一无所获。天亮以后,基隆日据警察要求全台湾的警察协助捉拿郑清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