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胡锡进:大骚乱对美国意味着什么?我觉得可以这样看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13 Click:154

第二,美国是个经常出示威啊、游行啊这种事情的国家。但这一次,特朗普政府显得比较慌张,急急忙忙调兵遣将,不仅派国民警卫队,还要求出动正规军镇压,结果遭到国防部长等人的反对,欧洲国家反对的更多。本来美国不是号称“民主国家”吗?游行示威有什么好怕的?但是特朗普政府显得还真有点怕了,这是政治上心虚,没有信心的表现。美国可有点不像西方老大的那种气度了,它显出了让人意外的脆弱性。

美国原本是世界上医疗资源最多,综合医疗能力也最强的国家,但一下子成了全世界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都最多的国家,超级大国往这超级来了。现在美国的感染人数已经快200万了,死亡11万多了,这也是失控啊。面对新冠疫情,我觉得美国变得有点让人认不出来了,毫无统一组织,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打架,总统一天到晚吹牛自己做得多么好,教老百姓注射消毒剂杀病毒,吃羟氯喹,这都什么乱七八糟。而且穷人少数族裔还有老人这些弱势群体基本没人管了,让他们敞开来感染,敞开来死亡。这哪里像一个现代发达国家,怎么跟原始社会似的。人道主义跑哪儿去了?人权呢?这是价值体系的崩溃性混乱啊。

我相信这是很多人脑子里都盘旋了很长时间的问题,美国先是抗疫搞得一塌糊涂,骂着骂着香港的事,突然自己国内就乱了。这不像是中国人过去了解的美国啊,这不是印度么,所以许多人都会问:美国到底怎么了?

过去黑人和穷人闹事,为什么美国能在政治上消化得了,因为美国的黑人和穷人即使过得差,拿到世界上一比,也说得过去,甚至还算好的呢。而现在,如果在美国是穷人,跟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一比,也差不多是穷人了。可以补偿美国穷人的对外优越感,以及美国精英们告诉那些穷人“这个国家对你不错,你们满意吧”的那些理由,基本上没了。美国这些年,富人更富,穷人更穷,而且穷人变多了,所以社会矛盾更难愈合了,他们能不慌吗?

第三,美国出了以非洲裔为主的大规模抗议和骚乱,按说精英群体和中产阶级应该是联合抵制的,美国两党的态度也应该是一致的,这属于大是大非嘛。然而,因为赶上大选,特朗普政府和民主党显然是两个调子,这中间虽然也有价值观分歧的影子,但政党的竞选利益显然在更多主导这一分歧。也就是说,为了大选,美国的主流社会在这个大是大非中闹起了内讧,说明美国的政治体制在关键时刻出了对他们来说的大漏洞,这是一种败象。

那么可以说,这场示威和骚乱显示了美国的衰落吗?我觉得,“衰落”这个词对美国这样的国家不能够轻易使用。我指的是,不能够按照我们传统意义上的理解来使用它。衰落这个定义,在我看来,只能是历史学家来使用,它是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后,如果一个强大的国家走向了衰败,被后来崛起的国家彻底比下去了,从老大变成了老二,甚至滑到了更低的位置,那样可以说是衰落。但是美国现在还是世界老大啊,用衰落这个词来定义美国当下的态势,是不妥的。就像我前面说的,美国肯定生病了,这次骚乱不是它生的那个病本身,而是发烧、咳嗽这样的症状。这种事情肯定是给美国整体上往下拉分的,如果美国长期解决不了相关问题,就将就着这么过下去,那么它的病肯定会越来越重,也许这个病本身对它来说不致命,但会严重削弱它,各种病如果加在一起形成严重的并发症,最后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通常认为,美国的承受力很强,而且说实话,这一次骚乱也很难把这个国家怎么样,这两天情况就好像缓和了点,最后无论什么结果,我相信都是不了了之。但为什么大家觉得与以往不太一样呢?这是因为美国用来修复骚乱损害的政治和经济资源都变少了。

谈起美国的抗议和骚乱。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不是美国众议长佩洛西所说的“美丽的风景线”吗?这下可好了,她可以从自己家窗口直接拍这道“美丽风景”了。我看到一些西方媒体说,中国人幸灾乐祸。美国人这么说香港,管它叫“风景线”,咱中国人还不能把这话送回给他们?

说实话,当地政府在处置警察方面,这一次是比较坚决的,没有为他们开脱,现在不仅压死弗洛伊德的那个警察被抓了,其他3名警察也都被抓了。这个力度应当说不小。但是抗议和骚乱迅速从明尼阿波利斯市扩散到美国上百个城市,欧洲一些城市也乱了,比如伦敦,而且华盛顿白宫附近也出现暴力示威,可兑现捕鱼方案一度让特勤局认为总统不安全了,要求他下到了地下掩体中,这种局面的出现应当说非常突然。它反映了美国的非洲裔和底层民众有点受够了。美国的社会矛盾达到了这样的程度,这是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内部根基出问题的一个症状。

这次示威和骚乱会造成几个直接后果,首先,很多人相信,它在悄悄加剧新冠病毒的传播,这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看出来。另外,它沉重打击了美国以“民主人权灯塔国”自居,四处干涉他国内政的道义基础。此外它进一步撕裂了美国社会,严重损害了美国社会的集体信心。当然了,也可能过段时间事情就暂时平息了,但即使那样,往木板上钉一个钉子,再把钉子拔出来,木板上还是会留下一个洞的。

但是一个国家怕不怕游行示威,不是一成不变的。美国如果经济出了大问题,主流社会的信心没了,老百姓积聚的愤怒越来越多,真的爆炸了,那么美国就可能从过去没事儿而变成出现连锁反应,说不定会搞出多大的事,所以不能就断言美国永远不怕游行示威,如果有一天它不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国家了,他们主流社会的思想发生了大的混乱,那它可能就变得很怕大规模游行示威会演变成真正挑战美国宪法秩序的革命。所以说,这个事情是变化的,它不是一个常数,这样了就永远这样。

这是中国人的一口气。至于严肃些来分析这场骚乱对美国意味着什么,我觉得可以这样看:

第四,美国怕游行示威这种街头政治吗?通常认为,资本主义国家不怕这种游行示威,即使有点骚乱,把人抓了,也就没事了,顶多有点轻微的经济损失。一般认为,发展中国家怕游行示威,还有社会主义国家也对游行示威很不适应,我觉得这种看法,有一部分符合事实,还有一部分是印象。从制度上说,西方国家是政党轮换,社会再不满,换个党执政就完了,你再不满意还能把国家怎么样?而政府换来换去,其实都是精英群体,政权在他们之间转悠,再怎么转悠也转不到底层社会民众的手里,而那些抗议者实际要的不是政党轮换,他们要的是体制性的改变,是社会利益分配方式的改变,但那等于是革命,那在西方是绝对不允许的。

所有超级大国,首先得是内部强大,而强大的重要一条,就是社会团结。而这场骚乱,同时反映了美国的严重社会矛盾和政坛上已经失去了美国底线的撕裂。我看到一个民调,美国80%的人,不分他们支持哪个党派,都感觉这个国家在“失控”。我认为他们的感觉是真实的,这次骚乱就展现了失控的一个重要维度。

把所有这些加在一起,老胡认为,我们可以说,这次骚乱不是一般性的美国黑人、穷人闹闹事,不久就会自生自灭,我认为,它相当于美国得了一场病,而且这场病不能看成普通的嗓子疼,一般性地咳嗽了两声。这种咳嗽得好好检查,瞧瞧是不是新冠肺炎,得要很小心啊。

其实,反种族歧视这种要求,很多穷人也加入了,他们要的就是利益重新分配,但是最后社会能给的解决办法就是政党轮换,等于是你要A,我拿B给你糊弄了,因为西方社会决不可能为了穷人的利益进行实质性改革。现在美国民主党在利用抗议。他们是想改变国家的利益分配机制吗?根本不是,他们要的是政党轮换,借机自己上台。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西方国家有不怕游行示威的地方,反正你示威来示威去,哪怕打砸抢烧,最后都是不了了之。但是在非西方国家,情况就不一样了。不一样在什么地方呢?就是,那里的游行示威真的容易变成“颜色革命”,因为发展中国家的政治架构不是很稳定,法治的基础不牢靠,而且很重要的一条,外部还常常有美国和西方的煽动支持。游行示威一旦扩大,就很容易演变成对国家宪法秩序的冲击。

第一,与以往的种族骚乱相比,这一次的波及面大,失控性更明显。骚乱的起因大家都清楚了,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警察在制服一个叫弗洛伊德的黑人时,用膝盖压着他的脖颈8分46秒,弗洛伊德当时说“我不能呼吸了”,但是警察不管,导致了弗洛伊德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