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文在寅?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18 Click:166

观察者网:连日来,朝韩关系越来越紧张,有人认为气球传单事件似乎可大可小,朝方决策的主要意图是什么?

观察者网:自朝韩领导人会面后,双方是否有什么新的“积怨”?比如朝方有什么要求,韩方始终无法满足?

董向荣:这个信号当然不只是给韩国的。全球疫情肆虐,如果朝鲜如报道的那样没有疫情,那它可能不太好理解其他国家现在的局势。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主要议题是选举和疫情,朝鲜议题远远排不上议事议程。

观察者网:据媒体披露的信息,金与正在事件中居于重要位置,是否可以从人选的任用,来推断朝方未来的姿态与诉求?爆破大楼这样比较激进的做法,是否与强化金与正的地位有关,还是更多地与朝方的诉求有关?

说爆破就爆破,意在表明委员长同志、党和国家以及她本人都是说到做到的。此举也意在增加谈话中后半部分的可信性,即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下一步可能会发起让韩国焦心的行动。

从2018年1月代表兄长率团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始,金与正是这一轮南北关系从冷趋热、从热趋冷的关键性人物。

朝鲜很难理解韩国政府的处境,对于一个严重依赖国际经济联系的国家,企业是无论如何不敢触碰国际制裁的“高压线”的,制裁之下举步维艰。文在寅试图说服韩国国内民众,根据《板门店宣言》,韩朝应停止在军事分界线一带进行散布传单等所有敌对行为,这也是每个希望和平的人都应该遵守的协议,希望国民们也能为此凝聚力量。

外界觉得气球事件可大可小,但朝方可不这么看。半个多月以来,朝鲜国内一直在不断地报道民众的游行、示威、集会等行动,凸显国内民众“同仇敌忾”的气势。朝鲜官方媒体的口气也是非常强硬。作为积极主张对朝改善关系的文在寅政府,当然也不希望出现对朝散发传单、物品等行动,但是在韩国的政治生态下,又很难控制这样的行为,所以得从长计议,比如通过立法等方式来禁止。然而在朝鲜方面看来,韩国政府是“无所作为”。

董向荣:观察当前的南北关系,有一个时间节点需要注意。2000年6月15日,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访朝期间,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举行会晤并签署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南北共同宣言》。金大中因此而荣获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足见全世界对此次会晤的评价有多高。

董向荣:很难说这样的高调行动与金与正无关。此番朝鲜《劳动新闻》对相关议题的报道,都突出了金与正的角色和地位。南北联络处的四层大楼,象征着南北和解与合作,将象征物直接爆破,有更加强烈的象征意义。

《宣言》签订后,朝韩关系曾出现明显缓和。在韩国主张与朝鲜进行和解合作的进步派看来,每年的6月15日,都是举行相关系列活动、促进南北和解合作的大日子。

文在寅也试图说服朝方,当前的局面仅靠韩朝双方的意志无法全面打开,还需要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但也一定存在一些韩朝可以自主推进的项目。可是,这样的说法显然无法满足朝方的期待。

特朗普当然也不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其实特朗普还一直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与金正恩之间的关系。看上去,双方在不撕破脸的问题上保持着默契和共识。如果朝鲜对美采取措施,可兑现捕鱼加盟双边关系重回2017年的紧张和对抗,恐怕对美朝都不利。所以,此举的作用应该是给美国施加压力,促其赶紧解决制裁问题。

朝鲜《劳动新闻》网站报道了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13日的谈话全文,谈话指出,“现在到了与南朝鲜一刀两断的时刻。我们即将采取下一阶段行动。我行使委员长同志和党和国家赋予的权限,已指示有关对敌工作部门断然实施下一阶段行动。不久将来会看到不中用的北南共同联络办事处支离破碎的悲惨情景。借此机会,我可以暗示南朝鲜当局焦心的朝鲜的下一步计划,那是我要把下一步对敌行动的行使权交给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相信我军也将做出能够稍微平息我国人民冲天愤怒的决断。”

朝鲜当然希望引起特朗普政府的注意、抓紧时间解决国际制裁问题。朝鲜可能不希望在没能解决国际制裁问题时,就把美朝关系改善作为礼物送给特朗普,助力特朗普连任,也担心如果特朗普不能连任,那么既有的与特朗普达成的有关共识就化为乌有,所以希望在短期内就能有个实质性的改变。

观察者网:青瓦台表态称,金与正发表谈话谴责韩方领导人有关《六一五宣言》20周年讲话的行为“非常无礼且缺乏常识”,“损害了韩朝领导人互信基础,韩方不会坐视不理”等等。另外,韩统一部长也已经请辞。这一事件在韩国还可能引发哪些连锁反应,对双方而言,又该如何收场才更有利?

董向荣:从根本上来说,自南北首脑高调会晤之后,双方的“积怨”主要在于,南北之间曾经达成的协议无法实施,朝鲜希望打破国际制裁的僵局无法实现,韩国想与朝鲜进行的经济合作承诺无法兑现。朝鲜对此极为不满,甚至有评论认为,文在寅在平壤玉流馆吃冷面的吃相很难看,吃完冷面啥事情也没干。

董向荣:韩国一些亲美反朝保守势力肯定是乐于看现政府的笑话。在韩国国内,现政府被批是屈从于北边,而北边又这样对待文在寅政府,搞得文在寅两面受气。当然,朝鲜的诉求并不是文在寅政府所能给予的,韩国的政治也不是朝鲜领导人所熟悉的运作模式。缺乏相互理解、相互包容,也就谈不上相互信任。没有信任的基础,和解与合作只能流于口号。

观察者网:在目前疫情依然肆虐的情况下,朝鲜面临怎样的国际形势?这是不是给美方的信号,而非仅仅是针对韩国?美国和西方国家是否会视而不见?

然而,今年的6月15日前后风向大不相同,原本是20周年的大日子,结果不仅没有合作的迹象,反而剑拔弩张。先是在5月31日“脱北者”散发传单、违禁物品事件引发朝方极大不满,后是6月15日文在寅总统发表视频讲话,呼吁朝方保持克制,然后是16日的一声巨响,炸毁了在朝鲜开城、韩国承担建设费用的朝韩联络处。有评论称,韩国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改善关系的努力灰飞烟灭。

大楼爆破现场,图片来源:劳动新闻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董向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