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从积极回应到表示“强烈遗憾”,韩国政府对朝态度趋于强硬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17 Click:117

有学者分析认为,朝鲜此次发难虽然是针对韩国,但最终目标还是美国,希望推动局势升级来迫使美国介入,从而重启无核化谈判,缓解因制裁和疫情影响的国内经济。

金炼铁在当天回答何时决定辞职的提问时表示,前一段时间就已出现韩朝关系恶化的征兆,需要有人来承担责任。

在朝鲜爆破了位于朝鲜开城的朝韩联络办公室后的第二日,6月17日,韩国国防部就朝鲜表示将解除军事协议一事警告称,一旦朝鲜采取军事行动,必将付出应有的代价。而此前,针对朝鲜本月对“脱北者”从韩国向朝鲜散发反朝传单一事的警告,韩国的反应相对温和许多。

韩国智库世宗研究所朝鲜研究中心主任郑相昌(音译,Cheong Seong-chang)16日告诉彭博社,朝鲜这一最新举动表明,朝鲜有“强烈的意愿”要“彻底切断”与韩国的关系。“朝鲜正在努力使开城工业园区重新军事化。”郑相昌说,“炸毁朝韩联络办公室只是他们路线图上的第一步。”

6月14日凌晨,青瓦台紧急召开国安会常委会会议,韩国外交部、统一部、国防部、情报部等部门最高负责人悉数与会,讨论朝鲜半岛事态的新变化。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当天首次表态称,已要求韩军保持高度戒备,并密切关注朝军动向。

然而,朝鲜的表态依旧强硬,并于9日宣布切断朝韩之间的通讯联络线,韩国只是不断重申朝韩应共同遵守2018年签署的《九一九韩朝军事协议》。

13日,金与正发表谈话,批评韩国对“脱北者”散发反朝传单一事处理不力,称朝方将“把对敌行动的行使权交给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还表示“在不久的将来,毫无用处的朝韩联办将消失得无影无踪”。

首尔庆南大学远东研究所朝鲜问题专家李炳哲(音译,Lee Byong-chul)17日告诉《纽约时报》,朝韩此番“交恶”标志着两国关系的螺旋式下降(downward spiral)已经变得“不可逆转”。

尹道汉表示,朝方近期一系列言行不会对朝鲜有帮助,朝方应当对这一切后果负责。

态度转变

此后朝韩之间局势愈发剑拔弩张,可兑现捕鱼热门韩方的立场也逐渐强硬。

韩国青瓦台国民沟通首席秘书尹道汉17日在记者会上回应称,朝鲜此举损害了韩朝领导人互信基础,韩方不会坐视不理。尹道汉还就朝鲜单方面公开韩方非公开提议的做法表示“强烈遗憾”。

面对这样的局面,韩国统一部长官金炼铁17日下午表示将辞去统一部长官一职,为韩朝关系恶化承担全部责任,而这距离他去年4月就职仅时隔1年零2个月。金炼铁称,希望他的辞职能为朝韩关系“营造新氛围创造契机”。

朝鲜高官本月多次发表谈话谴责“脱北者”团体从韩国向朝鲜散发反朝传单,而韩方对此一开始的回应较为积极。

美国《纽约时报》17日刊文指出,韩国政府此次作出的声明“一反常态”的强硬,将朝韩关系再次带回曾经两国对抗时“最糟糕的日子”。

6月17日,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发言人当天表示,朝鲜将重新在金刚山旅游区和开城工业园区部署部队,将战线警戒级别升级为一号战斗级别,并在边境附近地区重新启动各种军事演习;同日,金与正发表谈话,措辞强烈地批评韩国总统文在寅《六一五宣言》20周年讲话,强调朝韩关系降温的责任全部在于韩方。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本月4日发表谈话,要求韩国政府采取行动阻止散发反朝传单,4个小时后,韩国统一部发言人就表示,韩国政府正在考虑通过制定法律的方式,禁止民众在边境一带散布反朝传单。之后韩方又起诉了两个对朝散发传单的韩国民间团体。

背后因素

然而,韩国《中央日报》资深记者裴明福16日撰文指出,自去年2月朝美领导人河内峰会破裂后,韩国就已经失去在朝美之间斡旋的空间。

随着16日朝韩联络办公室的爆破声,朝韩原有的重要对话途径也轰然倒塌。

另据朝中社17日报道,韩方15日向朝方提议派遣特使访朝并拜会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但朝方已通知韩方金与正不接受韩方提议,并称该提议“动机不纯”“荒唐无稽”。

从朝方多次谴责“脱北者”团体散发反朝传单,到宣布与韩国全面断联、爆破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再到宣布将重新在金刚山旅游区和开城工业园区部署部队,以及拒绝韩方派遣特使等提议,朝韩关系在短短的两周内骤然紧张。